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你们是世界上的盐和光

chum818的博客文摘

 
 
 

日志

 
 

若尔盖今昔  

2015-03-13 20:08:57|  分类: 地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原之肾"若尔盖重现美丽

吴亚勇

        若尔盖湿地如一颗闪耀的绿宝石,镶嵌在祖国的西北边界上,曾经水草丰美、牧歌悠扬,而今却面临着沼泽沼泽化草甸草甸沙漠化地荒漠的逆向生态演替。是什么导致若尔盖湿地光彩黯淡、布满伤疤?领教了自然的法则,人们是否会痛定思痛、悬崖勒马? 

19358月,中国工农红军队伍进入若尔盖大草地时,眼前的情景让人心惊:浓雾笼罩在一望无际的草地上方,沼泽泥潭遍布,腐烂的野草堆积,散发出一阵阵恶臭。红军战士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前行,稍不注意就有陷身泥潭、无法自拔的危险。

      80年过去了,曾经沼泽遍布的若尔盖草地已悄然发生了巨变:纵横交错的河沟日益消减,水草泥潭加速消亡,一片片黄沙地如伤疤般在绿色草地中蔓延。不言而喻,这片大草地正在经历着一场史无前例的生态噩梦。

      若尔盖大草原位于青藏高原东缘,是我国面积最大的高寒泥炭沼泽湿地,面积约1.9万平方公里,泥炭沼泽共达1万平方公里,宛如一块光彩照人的绿宝石镶嵌在我国川西北边界上。若尔盖草原湿地是黄河最重要的水源补给区,每年为黄河上游提供了约30%的水量,被誉为黄河蓄水池。这里还拥有青藏地区极具代表性的草原湿地生态系统,处于核心区的若尔盖国家级湿地自然保护区是世界上高山带物种最丰富的地区之一,黑颈鹤、白鹳和玉带海雕等许多珍稀动物在此繁衍栖息。若尔盖草原湿地在水源补给、气候调节、保持物种多样性以及维持生态平衡等方面均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因而又有中国西部高原之肾的美誉。

湿地加剧退化的惨烈现状

      若尔盖草原湿地,这片当年红军长征艰难跋涉的沼泽地,曾经是中国最好的草原之一,  “草原沙化本该是一个非常遥远的词。但是,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字却在告诉我们——美丽已经成为过去。众多湿地正在经历着沼泽─沼泽化草甸─草甸─沙漠化地─荒漠的逆向生态演替,最终将变成一片片裸露的沙地。

      1995年至今,研究人员已对若尔盖湿地进行了4次大规模的沙化普查,1995年普查时,沙化面积只有160平方公里;但是到2009年,沙化面积翻了4.5倍,高达720平方公里。令人震惊的是,仅仅又过了3年,到2012年时,受沙化威胁的草场就已激增到l350平方公里,受威胁的牧民近3万,占若尔盖全县人口总数的39%。

      真正的湿地在若尔盖已经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多的湿地正在逐渐退化成草地。据调查,有超过三分之二的若尔盖湿地已经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退化,仅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湿地还勉强保持着较原始的状态。20世纪70年代,哈丘湖、措拉坚湖和兴措湖等大大小小300多个湖泊散布在若尔盖湿地内,但现在,干枯的湖泊已超过200个,剩余的100多个湖泊也大多严重萎缩,或者已经蜕变成了季节性湖泊,若不治理,恐怕也难逃干枯的命运。

      随着湿地面积锐减,地下水位也在急剧下降,地表的草本植物因缺水相继死亡,因而也加剧了湿地的沙化进度。由于地下水位下降,牧民们的饮水困境也日益显现。据当地牧民描述,20世纪70年代,只要挖两三米深就可以见到清澈的泉水;到了90年代,逐渐要挖到七八米深才行;现如今,有的地方挖上十几米都不一定能出水,若尔盖湿地已经濒临守着源头没水喝的尴尬境地。

      随着地下水位骤降,草原湿地表面原有的植被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曾经占主要优势的毛茛科和菊科牧草逐渐优势不再,杂类草尤其是一些有毒有害的植物呈明显增加的趋势。例如,牧畜基本不食用、但可作为草场退化指示植物的狼毒花,在许多草场均有分布,甚至在个别草场中已逐渐成为主要伴生种。另外,随着沙地面积的扩展,原先只分布于荒漠化环境的青海沙蜥,近年来的分布范围却越来越广。

天灾人祸、祸不单行

      是谁让丰沛的水草一去不返?是谁让牧民欢快的歌声变了腔调?是谁夺走了若尔盖湿地美丽的容颜?一言以概之——天灾人祸、祸不单行。

      气候变化  “小时候,冬季和春季虽然刮风,但是大风天不多。但现在,隔几天就来一次大风,风一来,沙子吹得人都不敢出门。若尔盖辖曼乡牧民扎泽郁闷地说道。

      若尔盖属于高原大陆性季风气候,冬干春旱、寒冷多风是此地的明显特点。冬春季节降水量小,但蒸发量大、风速大,加剧了对地表的风蚀作用,导致风助沙势、沙借风威,风沙流肆意蔓延。尤其近些年来,若尔盖地区冬春季节大风的次数明显增多,更加剧了沙丘对草地的侵蚀。

      在全球变暖的大环境下,近年来若尔盖的平均气温也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气象资料显示,20世纪五六十年代,若尔盖的年平均气温为0.65℃19962005年这一数值已飙升到1.70℃,上升超过1.0℃,变暖趋势十分明显。气候变暖为草地沙化发展创造了条件,无疑也加剧了草原湿地的沙化速度。

       过度放牧  “我从小就生活在这大草原上,小时候在草场里骑马,茂盛的草丛可以盖过马身。但现在……”辖曼乡一位村干部望着一片片近乎裸露的草场,无奈地叹息道。畜牧业的超负荷发展,已让这片原本丰沛的湿地变得水草匮乏,甚至光秃。

      由于牧民养殖的牛羊数量日渐增多,远远超过了牧场最大载畜量,很多草场中的草还没长起来就被吃掉了。牛吃嫩草、马食草梗、羊啃草根,这样恶性循环,草始终长不起来。尤其是那些公共草场,更是被过度啃食,再加上牛羊的不断踩踏,一到大风肆虐的冬春季节,沙化的土壤随风而起,便形成沙尘暴。

      20世纪50年代,随着若尔盖人口的逐步增加,畜牧业迅猛发展。据若尔盖县政府的统计数据,当时全县牲畜只有94.5万个羊单位(牲畜计算单位,1头牛、1匹马各等于5个羊单位),但到了2010年竟达到340万个羊单位,净增3倍之多。根据科学测算,若尔盖草原最大载畜量仅为l86.5万个羊单位,超载率多达70.9%,牧区牲畜长期处于夏饱、秋肥、冬瘦、春死的恶性循环中。

      若尔盖县辖曼乡属于草场质量较好的区域,一家牧民养殖三四百只羊、上百头牛和十多匹马是很正常的。秋冬时节,由于草量减少,牲畜经常大量死亡,为了减少损失,牧民们有时会将出生仅半年的牲畜低价卖掉,造成了资源的严重浪费。辖曼乡尚且如此,其他草场质量较差的区域,这种情况更是严重。

      若尔盖草原长时间处于超载过牧的危险状态,而且近年来超载程度还在不断加剧,严重威胁了湿地草原的可持续发展,使之成为湿地加速萎缩退化的又一个重要原因。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民谣中传唱的美景如今再难寻觅。

      开沟放水 20世纪六七十年代,若尔盖草原的住民为了提高草场利用率,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人工排水疏开沼泽运动,这种开渠排水行为持续了近30年才逐渐停止。据统计,在这场农业学大寨,向沼泽湿地要草场的开渠运动中,整个若尔盖县累计开渠约250.5公里。

       “沼泽地水排干了,草场就有了,牛羊也更多了,人们怀着朴素而美好的初衷忘我地劳动。然而大自然自有其法,它用深刻的教训警告了盲目扰乱自然规律的人们:那些失水的沼泽地不但没有变成水草丰美、牛羊成群的草场,反而土壤逐渐板结硬化,并迅速退化,进而沙化,变成了一片片沙地。

      那场轰轰烈烈、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人工开沟排水运动使得800多平方公里的有水沼泽地逐渐变成了干沼泽地。时至今日,其影响还在持续,那些早年开挖的沟渠以及自然冲刷形成的沟渠仍在向湿地外源源不断地排水,若尔盖草原湿地中的沼泽和湖泊水位还在持续下降。

       鼠虫肆虐 若尔盖湿地的植被不仅要面临牲畜啃食的严峻考验,还要面对鼠虫的侵袭蚕食。这一地区的鼠虫危害主要以喜马拉雅旱獭、高原鼠兔、高原鼢鼠、各种草原毛虫和草原蝗虫为主,几乎遍及整个草原。各种害鼠大量取食牧草的叶、茎、花和种子,并打洞、挖掘土丘覆盖牧草;各种害虫则主要取食牧草的叶子,破坏草原植被。

      调查发现,若尔盖的鼠兔和鼢鼠的最大密度分别达739只/万平方米和56只/万平方米,数字触目惊心。可以说,用风吹草低现老鼠来形容如今的若尔盖草原一点儿也不夸张。若尔盖县辖曼乡在20世纪80年代几乎很少见到鼠兔或旱獭,但现在已经泛滥成灾。笔者曾统计过辖曼乡三岔路口处一片面积约500平方米的山坡,结果发现竟生活着大大小小18只旱獭。可想而知,若尔盖湿地会有多少旱獭,它们又会对草场造成多大的危害。

      害鼠造成的危害同样严重。据统计,每1万平方米草场上的新鲜牧草就有804千克被鼠兔和鼢鼠窃取。也就是说,若尔盖草地中每年有高达15%的牧草被鼠兔、鼢鼠从牛羊口中夺走。牲畜为了生存,只能过度啃食牧草,甚至连草根都不放过。

      草原的土壤结构和原有植被结构被各种鼠害虫害严重破坏,使得草场加剧退化、沙化。而反过来,草原退化、沙化又为各种害鼠的大量繁殖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如此往复形成恶性循环,使草地逐渐退化为鼠荒地、沙化地。

      总的来说,若尔盖湿地的消亡,是各种天灾人祸综合作用导致的,但湿地草地退化沙化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保护若尔盖湿地刻不容缓

      保护若尔盖湿地资源是一项刻不容缓的任务,它不仅关系青藏高原乃至整个黄河流域的生态安全,更关乎千千万万老百姓的切实利益。

      为了遏制若尔盖湿地继续萎缩的趋势,当地政府按照国家制定的填沟还湿、限牧还湿、治沙还湿、灭鼠还湿湿地恢复工作方针,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措施,如扎堵填沟、封育围栏、植树治沙和鼠害防治等,保护工作已取得了一定成效。

      当地政府通过实施沟拦坝的方式,有效地阻塞了早年开挖的沟渠,湿地之水不再流入黄河,而是停留在草地中,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湿地水位下降和缺水的问题。曾经一度近乎干涸的花湖,通过修建生态堤坝后,湖泊水位提高了51厘米,湖泊面积由2.15平方公里扩大到65平方公里,花湖重现了美丽的面庞。

      此外,生态修复保护工程旨在通过生态修复,有效遏制局部土地沙化蔓延和危害趋势。在一些草场破坏严重、有荒漠化趋势的核心区建设保护围栏或进行植被恢复,使一些流动沙地和半固定沙地逐渐转化为固定沙地,濒临失去绿色的草地因而恢复生机。辖曼乡曾经是整个若尔盖县沙化情况较严峻的地区,从1995年治沙工作启动至今,已经取得显著成效,很多被流动沙丘覆盖的地方重新恢复了绿色。

      与此同时,当地政府也加大了湿地保护政策的宣传力度,向保护区群众和社会各界广泛宣传有关湿地资源保护的法律法规、政策知识,以及科学保护湿地资源的理念,让当地牧民了解到过度放牧及沙化的危害,牧民们的保护意识大大提升。笔者发现辖曼乡的牧民对待草地滥挖滥采现象的态度已经从过去的漠不关心,变成现在的主动阻止,可谓一大进步。同时,牧民们对于治沙工作也大力支持,给治沙的工作人员提供便利;当自身利益与治沙相矛盾时,常常舍弃自身利益,主动为治沙工作奉献自己的一分力量。

      除了当地政府积极采取措施防沙治沙外,国家也加强了对湿地保护的研究力度。到目前为止,中国科学院、中国林业科学院和北京林业大学等科研院所均已在若尔盖保护区内建立了研究基地,为湿地保护提供技术支持。尤其最近,以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为主导的若尔盖中尺度网络研究联盟正式成立,标志着若尔盖高原湿地生态保护研究开启了新局面。

      目前若尔盖湿地退化沙化的趋势能否逆转仍是未知数,沙化治理的形式依旧非常严峻,过度放牧、鼠虫肆虐和气候变化这三大难题也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法。但是我们坚信,只要人们一起行动起来,若尔盖湿地这颗川西北边界上瑰丽夺目的绿宝石必将重现绚丽的光彩!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   成都生物研究所)

《大自然》2015-3,总第182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